斐济历史

0

斐济群岛散落在太平洋西南角,如同蓝色巨人皮肤上一连串的绿色斑点。正是这广阔无边的浩瀚海洋阻碍了斐济的发展,但同时也造就了斐济,成就了它的今天。直到近代,海洋才成为人类扩张的有形障碍。而3500年前——历史长河中一眨眼的工夫——情况却并非如此:那时,斐济第一次响起人类的脚步声。

自那时起,“太平洋十字路口”的位置对这个群岛的文化发展就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汤加的军阀顺着东南信风而来,带来了波利尼西亚风俗,调和而成美拉尼西亚传统。而斐济群岛的名字也同样源于汤加人的命名。据说,詹姆斯•库克船长向汤加人询问他们西边的岛屿叫什么,他听到汤加人回答说“Feegee”,也就是汤加人发音的“维提”(Viti)。于是,如今这个被称为“斐济”的国家,其实是得名于一个英国人听错了一个汤加人的错误发音。

早期到达者

根据民间的口头传说,现在土生土长的斐济人是拉图纳索巴索巴(Lutunasobasoba)酋长的后裔,他和他的同伴乘坐独木舟Kaunitoni到达武达(Vuda;维提岛的劳托卡附近)。虽然这个故事未经证实,但斐济政府还是正式对其进行推广,如今很多部落都声称是这位斐济首个酋长的后代。

虽然有关斐济何时以及如何开始有移民定居的议题在学术界一直存有争议,不过大多数人都认同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波利尼西亚人和美拉尼西亚人最先定居于此,他们是来自东南亚的早期南岛民族的后裔。考古发现也支持了斐济的原住民是波利尼西亚人的说法。有考古记录证实他们在公元前1220年前后抵达于此并短暂居住,之后就神秘地消失了。从理论上推断,这些最早期的波利尼西亚人后裔在1000年之后,遭到了来自美拉尼西亚的新来者的同化、取代或杀害。而两种文化的融合创造出了斐济如今的本土文化。

公元前500年前后,在海边捕鱼的生活方式逐渐向农业转变,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人口膨胀,这或许是因为来自美拉尼西亚其他地区的更多移民,人口膨胀导致部族间矛盾增加。食人习俗成为一种羞辱战俘的仪式。新的建筑风格在战争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起来,战争期间,村庄均迁移到有护城河环绕的要塞。公元1000年前后,汤加开始入侵,一直持续到欧洲人到达这里。

19世纪初,第一批欧洲人迁移至此,虽然这期间也存在几段长时间的和平时期,但是斐济一直经历着激烈的社会动荡,时常爆发的部落冲突让欧洲人相信这里一直处于战争状态。

文化碰撞

19世纪初,欧洲人开始与斐济土著人经常接触:有些人在船只失事后被冲上岸,有些人前来掠夺自然资源,还有些人前来传教。随之而来的是新技术、宗教、语言,以及全新的劳动力。这一切都在斐济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早期与欧洲人的接触

欧洲人于17世纪和18世纪航行于太平洋上,表面上是为了寻找未知的南方大陆,也就是之后的澳大利亚。他们中的一些人在途中意外发现了斐济。

第一个航行到这个地区的是荷兰人阿贝尔•塔斯曼。1643年,他在从范迪门斯地(Van Diemen’s Land)返航途中经过这里。他描述的危险礁石让水手们在此后的130年间对这里避犹不及。1774年,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曾在劳群岛南部的Vatoa停留;V789年,同样是来自英国的布莱船长在被赶出慷慨号(Bounty)之后,也从瓦努阿岛(Vanua Levu)和维提岛之间经过。这条海峡被命名为布莱沃特湾,以纪念这位遭遇叛变的船长。

19世纪初,由于有了记录周边礁石分布的更精确的海图,欧洲捕鲸者以及檀香和海参商人开始造访这里。芬芳的檀香在欧洲和东南亚价值不菲。最初,汤加人控制了这项贸易,他们从瓦努阿岛酋长手中获得檀香,然后卖给欧洲人。不过,在阿尔戈号(Argo)失事后,幸存者奥利弗•斯莱特发现了檀香的货源,消息随即传开。1805年,欧洲人开始直接与斐济人交易,他们用金属工具、烟草、服装、步枪和火药来以物易物。直到1813年,檀香的供应枯竭,但枪械和由此引发的激烈部落战争依旧持续不绝。

为这个地区带来贸易的另外一种商品是亚洲美味——海参。对这种海鲜的大量捕捞和晾干使得每个海参加工点都配备了数以百计的工人。那些将村民送去劳动的酋长迅速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和权力,在这段时期估计有5000支枪械参与了海参交易。海参贸易延续的时间不长,仅从1830年持续至1850年。

新的宗教

19世纪30年代,伦敦传道会的牧师和卫斯理宗的传教士抵达劳群岛南部传教,并反对食人习俗。

说服酋长们改变信仰成为最成功的策略,最具影响力的萨空鲍也于1854年坂依基督教。由于与已有神圣禁例(tabu)和精神能量(mana)信仰有所类似,基督教的传道十分顺利。不过,早期的皈依通常只是意味着基督教与传统精神信仰的调和,而非完全取代。村民们去教堂做礼拜,也参加卡瓦(kava)仪式并遵循相关行为准则,以此继续崇拜祖宗神祗。

商业移民

19世纪30年代,位于奥瓦劳(Ovalau)的列雾卡的捕鲸点成了南太平洋商船和战船的主要港口。1840年,查尔斯•威尔克斯(Charles Wilkes)带领一支美国探险队完成了第一份完整且准确的斐济岛屿的海图。他还谈成了一份码头管理协议,协议规定萨空鲍及其手下的酋长们将有偿为外国船只和物资供应提供保护。

但是,这份看起来互惠互利的关系遭遇了重重阻力。1841年,列雾卡被大火夷为平地,移民们怀疑这场大火是来自萨空鲍的唆使,从此,双方关系开始恶化。1849年,在美国独立日庆典当天,美国领事约翰•布朗•威廉(John Brown Williams)所在的Nukulau岛也遭遇了一场大火,他的财产也被当地人哄抢一空。威廉要求萨空鲍(名义上的斐济国王)为其民众的行为负责并支付巨额赔偿金,这也就是萨空鲍债务的主要根源。

黑奴买卖

美国内战导致了世界范围内的棉花短缺,斐济的棉花产业也借此繁荣起来,间接促进了劳动力交易——黑奴买卖。欧洲人将其他太平洋岛民,特别是来自所罗门群岛和新赫布里底群岛(现在的瓦努阿图)的劳动力送至斐济的棉花(以及椰子和甘蔗)种植园。

起初,这些工人被哄骗和收买同意在这里工作3年,报酬只是微薄的工资、食物和衣服。但是之后,接受贿赂的酋长将他们卖出去交换军火。

3年期满后,协议规定这些劳动力将被送返村庄,但更多时候,船长在驶出斐济领海后,就会把他们扔在所能看见的第一座岛屿上。

到了19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这种行为发展成有组织的绑架。募工者的暴行和虐待行为使英国不得不中止这种贸易,并在1872年通过了《帝国绑架法案》;不过这仅仅是个象征性的姿态,因为英国无权强制执行该法案。

殖民时期

1865年美国内战的结束导致了全球棉花市场的暴跌,严重影响了斐济经济。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新到斐济的人带来的疾病,比如麻瘆,对斐济人口产生了严重影响。

1873年,英国有意吞并斐济,表面上打着废止黑奴买卖的旗号,但实际上,他们意在保护英联邦的商业利益以及拯救急剧超支的国内经济。刚背上一身新债的萨空鲍借此东风,再次向英国领事提议割让岛屿给维多利亚女王。萨空鲍相信,割让领土不仅能给这些岛屿带去稳定的财政,还能带去基督教和文明。1874年10月10日于列雾卡,斐济被宣布成为英国直辖殖民地。

从契约劳工到印度裔斐济人

殖民政府为了与斐济人民建立良好关系,禁止种植园雇佣斐济本土人,以防止对他们进行剥削。但是,棉花、椰子和甘蔗等种植园作物利润极其丰厚,需要大量廉价劳动力。如果殖民地不进行黑奴买卖,就必须找到新的劳动力来源。
1878年,斐济殖民政府与印度殖民政府达成协议,将契约劳工运至斐济,合同期为5年。5年之后,劳工们(被称为girmitiyas)可以重获自由,返回家园。印度契约劳工很快就开始以每年约2000人的速度抵达斐济。

这些契约劳工来自印度各地,背景各异,其中80%是印度教徒,14%是穆斯林,其余大多是锡克教徒和基督徒。过度拥挤的居住环境毫无隐私可言,不同种姓和宗教被迫混杂,社会和宗教结构崩塌。即便生活困难,大多数契约劳工在合同结束后还是决定留在斐济,很多人还举家从印度迁到斐济。

20世纪初,印度殖民政府迫于英国国内反对奴隶制团体的压力,废止了契约制。1916年,募工停止;1919年1月,契约制正式结束。截至那时,共有60,537名印度契约劳工来到斐济。

独立和新政治形势

20世纪60年代,斐济爆发了要求建立自治政府的运动;在殖民统治建立96年之后,斐济终于在1970年10月10日宣告独立。然而在仓促间完成的国家独立遗留了很多重要问题尚未解决,比如土地所有权和租约,还有如何保护国内各种族的利益。虽然独立之后的几年里斐济经济十分繁荣,可是20世纪80年代初糖价的下跌和对该产业的依赖,却导致斐济欠下了巨额外债。

经济不景气激化了种族关系的紧张局面。斐济大部分商店和交通服务都由印度裔斐济家庭经营(至今依然如此)。印度裔斐济人被塑造成了财迷的刻板形象,然而事实上他们当中大多数都是较为贫困的工人阶级,而且印度裔斐济人不像那些本土人,他们只能租赁农场的土地,而无法拥有土地的所有权。

斐济的首届政府(斐济联合党)无法摆脱经济失败的阴影,同时工人中较大的联盟推动成立了斐济工党(Fiji Labour Party,简称FLP)。1987年4月,工党政府经过选举,与民族联盟党(National Federation Party,简称NFP)组建联合政府。虽然担任斐济总理的蒂莫西•巴万德拉(Timoci Bavadra)和议会的大部分成员都是本土人,但由于大多数国会议员都是印度裔斐济人,因此新政府还是被贴上了“印度人主控”的标签。

早期政变

斐济工党被贴上“印度人主控”的标签后,种族紧张局面失去了控制。极端主义的Taukei运动利用了斐济人对失去土地所有权以及被印度裔斐济人控制政治和经济的担心,1987年5月14日,就在选举的一个月之后,斯提文尼•兰布卡中校(Lieutenant Colonel Sitiveni Rabuka)通过一次没有伤亡的政变接管了当选政府,在大酋长委员会(Great Council of Chiefs)的支持下组建国民临时政府。

1987年9月,兰布卡再次动用武力干涉政府。他废除了1970年的宪法,宣布斐济为共和国,并自封为国家元首。接下来的一个月,斐济被开除出英联邦。

政变导致权力重归少数精英阶层,印度裔斐济人实际上被驱逐出了政治进程。冲突再次浮出水面:斐济东西部酋长之间、高层酋长和村庄酋长之间、城乡居民之间、教会内部和工会运动内部。政变让经济损失惨重,两大主要产业——旅游业和制糖业遭受严重影响,开发援助暂停。1987年至1992年间约有5万人移居国外,其中大部分是印度裔斐济人。

重写宪法

1995年,宪法审查委员会公布了调查结果,呼吁重新回归多种族民主制度,并认为总统职位应由斐济本土人担任,而总理提名则不限种族。政府采纳了宪法审查委员会的大多数建议,并于1997年发布新宪法。

同年,兰布卡为1987年的军事政变向伊丽莎白女王致歉,并赠送一件tabua以示悔过;随后一个月内,斐济被重新纳入英联邦。

2000年政变

在1999年5月的选举中,选民抵制兰布卡的斐济族政治党(简称SVT)。斐济工党贏得了大多数席位,工党领袖马亨德拉•乔杜里(Mahendra Chaudhry)即刻成为斐济第一任印度裔斐济人总理。

很多斐济本土人担心失去传统土地所有权,于是开始抗议。很多人拒绝与印度裔斐济农民续签即将到期的99年土地租约。2000年5月19日,武装分子进人苏瓦的议会大楼,劫持了30名人质,其中包括乔杜里总理。破产商人乔治•斯佩特(George Speight)迅速成为政变代言人,要求乔杜里和总统拉图•卡米塞塞•马拉爵士(Ratu Sir Kamisese Mara)辞职。另夕卜,他还要求撤销1997年的多种族宪法。

对斯佩特的支持不断扩大,印度裔斐济人不堪其扰,很多人逃离了斐济。随着法律真空的日益加剧及乔杜里总理的权力被剥夺,斐济的军事首脑弗兰克(乔萨亚•沃伦盖)•姆拜尼马拉马海军准将发布了戒严法令。姆拜尼马拉马的军队经过与斯佩特反政府武装的长时间谈判,1997年宪法被撤销。

2001年3月,上诉法院决定支持1997年宪法,要求斐济重开大选,恢复民主。在2001年的大选中,Lasenia Qarase领导的斐济人民党(Fijian People’s Party,简称SLD)贏得了71个议会席位中的32个。Qarase声称多党内阁难以运转,于是无视宪法,在其18人内阁中竟无一位斐济工党成员。

2006年政变

虽然斯佩特的政变迅速结朿,不过仍遗留很多悬而未决的问题。 2004年至2005年间,Qarase政府起草的《促进和解、宽容和团结法案》分裂了国家。虽然法案的目的是为了平复曾经的伤痛,但反对者认为对参与政变的人实施特赦毫无根据。弗兰克•姆拜尼马拉马海军准将也是该法案的反对者之一,他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包括中止“促进和解、宽容和团结法案”及其他存有争议的法案。他向Qarase提出将2006年12月4日作为最后期限,并在苏瓦附近进行军事演习以支持自己的政治意图。

Qarase接受了几项要求,同意暂时搁置3个有争议的法案,但这些还是不够。12月5日,根据姆拜尼马拉马的命令,拉图•约瑟法•伊洛伊洛总统(President Ratu Josefa Iloilo)解散了议会,并将Qarase软禁在家中。包括卫理公会教派和大酋长委员会在内的几个重要组织并不认可姆拜尼马拉马的政变,,他们拒绝在Qarase缺席的情况下召开会议,还坚持承认伊洛伊洛的总统地位,尽管他早已在姆拜尼马拉马宣布国家进人紧急状态时被赶下了台。

2007年1月,伊洛伊洛再次宣誓就职成为总统,不过很多人推测他如今纯属傀儡,毫无影响力。2009年,他废除了宪法,并在裁决2006年政变为非法之后,解散了上诉法院。第二天,他再次任命姆拜尼马拉马为临时总理。

2009年,斐济由于未能回归民主,被暂停太平洋岛国论坛的成员身份,并且(再次)被开除出英联邦。

本文地址:http://www.7fiji.com/find/2606.html

分享是美丽的!

关于作者

斐济旅游专家招募,成为我们的签约作者!如果你热爱旅游并且乐于分享,善于用文字与图片表达内心的感受,我们诚邀您加入斐济旅游专家计划,以自由独立的视角,发表观点与见解。联系QQ(8726510),了解更多!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