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济文化

0

虽然缠腰带、草裙、食人习俗、原始信仰和传统运动已经让位于苏禄裙(sulu)、西方服装、基督教和英式橄榄球,但斐济文化依然存在,而且发展良好。传统核心价值观一如既往充满活力,尊重、公共生活、按性别进行社会角色分工和世袭头衔等核心观念依旧支撑着斐济本土人的文化和包括木雕和编制在内的传统艺术。园艺和渔业继续为斐济人提供餐桌(或者露兜树编织席)上的食物。

斐济本土人

在斐济的大部分地方,你都会听到一句愉快的问候“bula”(欢呼!你好!欢迎!字面意思是“生活”),再加上一个露齿微笑。斐济人以亲切和开放的态度欢迎kaivalagi(外国人,字面意思是“远方来人”),有时候简直就是极其热情。因此,斐济人获得了世界上“最友好国民”之称,这个称号斐济人当之无愧。

在斐济,面对面的冲突非常少见,一般也不过皱皱眉头。村庄生活要遵循复杂的礼节规矩,土地(vanua)则归集体共同所有,人们倍加珍惜,因此,极少会有土地被出售。

与其他美拉尼西亚社会不同,斐济的酋长并非选贤举能,而是世袭传位(不过头衔可以传给同族,未必一定要传给酋长本人的儿女)。这在波利尼西亚社会的邻近地区很普遍,由此也说明作为“太平洋十字路口”的斐济深受周边地区的影响,尤其是汤加(Tongan)和罗图马(Rotuman)。

艺术

在很多村庄和主要旅游景点,传统艺术及工艺品,诸如舞蹈、音乐、木雕和编织,依然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这些传统艺术激发出了许多斐济当代艺术场所,这些艺术场所规模虽小,却以苏瓦为中心蓬勃发展。

位于苏瓦的南太平洋大学(University of the South Pacific)的大洋洲艺术文化中心(Oceania Centre for Arts & Culture)为艺术家、音乐家和舞蹈家提供了工作空间。斐济艺术俱乐部(Fiji Arts Club)通常于8月或9月在苏瓦举办一年一度的展览。苏瓦也是斐济的文学中心,这里会不定期主办太平洋写作论坛(Pacific Writing Forum)成员读书会,还有斐济剧作家和诗人的作品表演。

陶器

陶器被认为最初是由拉皮塔(Lapita)人在3000多年前带到斐济的,而一些现代陶工依旧在使用传统技艺制陶。他们在坯内衬以石砧,同时用不同形状和尺寸的木板击打外部以塑造出陶器的外形。也有人使用盘筑和泥板拼合等技艺。等泥坯干透之后,就会送去户外燃烧的椰壳中以明火烧制,通常还会用dakua树的树脂漆进行密封。

木雕

传统木雕艺术得以传承,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旅游业。粗棍棒、长矛和食人叉子在旅游市场上颇有销路。Tanoa(喝水的碗)和bilo(椰子壳卡瓦杯)仍是斐济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Tanoa形似海龟,被认为其源于海龟形状的ibuburau,是维提岛本土人的yaqona(用卡瓦根制成的饮料)仪式上使用的容器。

树皮布

Masi(又被称作malo或tapa)是赫色和黑色印花设计的树皮布。在维提岛文化中,树皮布被赋予了身份地位的象征,并且与庆典和宗教仪式紧密相关。它成为男人在成人礼和改名仪式上使用的缠腰带,在舞蹈、庆典和战争中也被用作装饰品。树皮布还是一种重要的交换物品,用在相关部落的结盟仪式上。酋长裹着巨大蓬松的树皮布,之后将其赠送给结盟部落的成员们。

虽然树皮布是由男人穿着,但一直都是由女人来制作。以构树(paper mulberry)的白色树皮内部为原料,将其浸泡在水中并刮洗干净,然后连续击打几小时,使其黏结成高品质甚至有纹理的片状。复杂精细的印花设计是手工制作或者用模板添加上去的,花纹通常具有象征意义。根据传统,赭色原料取自桐树(candlenut)和红树林的树皮,粉褐色则来自红黏土,而黑色则来自dakua树脂和桐树焚烧后的烟灰。

如今已经很难看到树皮布的制作过程了,不过还是能看到用树皮布做成的明信片、壁挂和其他装饰物成品。布料设计师们也已开始将传统树皮布图案用于其纺织品上。

编织篮子和席子

大多数斐济本土家庭都用voivoi(露兜树叶子)编织篮子、地毯和品质优良的席子。按照传统,村庄里的女孩要学习编织,很多人如今依旧如此。露兜树叶子被砍下来,放在户外进行加工,去除边上的毛刺之后,蒸煮并晒干。要是想编织出有深浅对比的图案,需要用传统方法来染黑叶子,需要将叶子埋在泥中几天,然后再次蒸煮。晒干叶子之后再用贝壳对其进行刮擦,使其变柔韧,然后将它们分成1-2厘米宽的长条进行编织。传统的席子边缘用鹦鹉羽毛进行装饰,而今则使用色彩艳丽的羊毛作为替代。

音乐和舞蹈

斐济乐坛非常活跃,深受雷鬼(reggae)、嘻哈(hip hop)和摇滚音乐的影响。受欢迎的老歌手有Seru Serevi、Lia Osborne和Daniel Rae Costello,热门乐队则有Delai Sea和Voqa ni Delai Dokidoki。黑玫瑰(Black Rose)是斐济最成功的摇滚乐队。对大多数斐济音乐家来说,成功就意味着迁居海外,比如搬到奥克兰(Auckland)的说唱歌手D Kamali和搬到夏威夷的演员Fiji。

米克舞(Meke)

大多数游客第一次接触斐济舞蹈米克舞,都是度假村和酒店致以欢迎时表演的,这是一种重现古代传说的表演。传统的米克舞伴有吟诵合唱或“灵魂附体的预言”,由拍手、跺脚、击打竹杖以及敲击裂缝鼓来形成节奏。整个社区的人都会参与跳米克舞。发生战争时,男人们跳死亡之舞(cibi),而女人则跳dele或wate,这是用性羞辱敌人尸体和俘虏的舞蹈。

表演者通常在月光或火把的火光下跳舞,他们穿上特定的演出装,身体涂满油,脸上抹着颜料,头发上装饰着梳子和鲜花。

渡火(Vilavilairevo)

虽然渡火闻名斐济,而且在珊瑚海岸的很多度假村中都有表演,但这种舞蹈最初仅由维提岛南海岸不远处的本加(Beqa)岛上的Sawau部落表演。按照传统,在仪式之前,人们需要遵守严格的行为禁忌,相信如此便可以保护自己不被烧伤。

建筑

从殖民地时期起,一些社区就逐渐发展壮大成为规模颇大的小城镇。如今,这些城市中心受到现代建筑的影响更大,而相对而言,农村的村庄在某些方面还依然保持着传统的建筑风格。

传统风格

斐济村民过去居住的茅草屋被称作bure(草屋)。过去,这些房子内部昏暗且烟雾呛人,没有窗户,通常只有一扇低矮的门,还有用于做饭的炉坑。泥土地面上铺着青草或蕨叶,然后是编织精美的露兜树叶席子或粗糙的椰树叶垫。睡觉的隔间位于房子一端,隔以树皮布帘,内有木制头枕。

传统草屋的平面图通常是长方形,内有木柱作为支柱,用椰子纤维绳捆扎成斜脊或山形屋顶结构。墙面用茅草、编织椰树叶或竹条覆盖,屋顶盖着青草或椰树叶。多数村庄还有一些传统风格的草屋,不过随着乡村生活的改变和天然材料的稀缺,大多数斐济人发现用混凝土砖、瓦楞铁甚至轧平的油桶盖房7更为简单且便宜。

殖民地风格

历史名城列雾卡曾是斐济首都,已被提名世界遗产名录。这里的很多建筑可追溯至19世纪其全盛时期,特别是完好无损的主街,令人惊叹。

而苏瓦的很多宏伟的殖民地时期建筑则体现了英国对这里的影响,如政府大楼(Government House)、苏瓦城市图书馆(Suva City Library)和Grand Pactific Hotel。

运动

自从斐济和英国士兵在1884年举行了第一场比赛之后,英式橄榄球就成为不断将斐济推上世界舞台的一种运动,几乎成为斐济本土人的信仰。斐济球员在国际上备受青睐,经常与欧洲国家、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签约,不能代表斐济参赛。尽管如此,斐济依然将太平洋三国(Pacific Tri-Nations)比赛的大部分冠军收人囊中,对世界上任何国家的球队来说都是个不好对付的对手。

橄榄球赛季是4月至9月,维提岛的每座村庄几乎都有自己的橄榄球场。即便你不是球迷,当地周五下午或周六上午的比赛也值得去看,哪怕只是去看看激动的观赛人群。

足球是印度-斐济社区最热衷的运动,在斐济本土人当中也逐渐普及。

无板篮球(netball)之于斐济妇女就像橄榄球之于男人一样。斐济队始终是全世界排名前10的球队。每到周末,群岛各处都有无板篮球比赛。

教会

自19世纪30年代基督教传至斐济以来,它一直是文化和政治生活的重要部分。尽管斐济本土人依然保存着自己的传统文化,但诸如食人习俗和祖先崇拜,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被基督教价值观厘清了。

如今,53%斐济人是基督教徒,其中大部分(约34%)是卫理公会派教徒,教会在国内事务中依然拥有强大势力。而7%左右的人是天主教徒,福音派基督教堂日益受欢迎。

在斐济,宗教和政治之间的关系密切,寻求教会认可经常是统治集团试图使自己合法化的一种途径,尤其是在政变之后。但如今对于政教分离的呼声越来越高,而当前,姆拜尼马拉马海军准将和强势的卫理公会教派之间的分歧很可能有助于这次深刻变革的实现。

周日是礼拜日,也是与家人一起度过的休息日。多数商家这一天停业,街道上冷冷清清。如果你觉得无所事事,可以考虑参加周日礼拜,那是种很棒的体验。斐济人喜欢唱歌,热衷于积极参加唱诗班。现在,很多度假村还将参加礼拜加人文化之旅中。

本文地址:http://www.7fiji.com/find/2614.html

分享是美丽的!

关于作者

斐济旅游专家招募,成为我们的签约作者!如果你热爱旅游并且乐于分享,善于用文字与图片表达内心的感受,我们诚邀您加入斐济旅游专家计划,以自由独立的视角,发表观点与见解。联系QQ(8726510),了解更多!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