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斐济文化

0

马沙拉(Masala)是印度咖喱香料中一种令人陶醉的芳香调制品,可以让感官迷恋不已。远离斐济悠闲的度假村、慵懒的海滩和村庄,你会感到神奇的马沙拉魔法已经渗透进这个国家的很多方面。印度-斐济风情几乎无处不在,为斐济生活的大多数领域带来色彩、味道和热度。在此居住一个多世纪的印度裔斐济人改变了斐济的社会、政治和烹饪传统。

香甜路线

印度裔斐济人的生活方式多半是在维提岛和大地岛的甘蔗种植地带形成的。偶尔去那些地区旅行的话,那些深刻的生活方式会给人以更多印度而非斐济本土的体验。虽然主路上不时出现斐济村庄,可是印度的存在感还是很强烈。

主路两侧的多数大型甘蔗农场都是由印度裔斐济人租赁和管理的。自从印度裔斐济人第一次被批准在斐济居住以来,相当多的农场一直由同一个家族经营。一代代人在此劳作、繁衍,并为去其他地方生活打下基础。

如今,由于本地土地租约到期,一些印度裔斐济人正面临强制搬迁。他们的孩子越来越多地选择在城镇工作。不过在农场及其生活方式消失之前,还会有一段时间。

你知道,印度裔斐济人像他们的祖先一样,从早到晚地耕地和装载甘蔗。正午直射的太阳依旧毒辣。不过殖民者监工的鞭子是早就消失不见To午饭时,他们可能会分享妻子和女儿们准备的咖喱。傍晚时分,他们喝上几碗卡瓦酒放松一下,还可能和斐济朋友用各自的语言开开玩笑。在田地和小镇里,人们的友情超越了两大种族之间的矛盾。

印度裔斐济人刷得五颜六色的房屋附近的蔬菜园可以为家庭和市场摊位提供农产品。差不多一个世纪之前,出售多余的蔬菜对摆脱了合同的契约劳工来说,是最早的一种创业方式。前往斐济主要中心地区的市场,你会发现很多古怪而奇妙的产自家庭和市场花园的葫芦、水果和蔬菜。旁边一定会有各种颜色的成堆香料,那是印度烹饪中不可缺少的调料。

不必走太远就能找到餐馆、小咖啡馆甚至小型购物商场,可以品尝由早期契约劳工的经历和政变的影响为印度裔斐济诗歌和小说作者提供了数不尽的素材,如Satendra Nandan、Raymond Pillai、Subramani、Sudesh Mishra、Mohit Prasad和Kavita Nandan。

南瓜、菠萝蜜及其他时令蔬菜水果制成的美味家常咖喱。斐济的咖喱的确与众不同,所以尽量不要错过这种体验。对非素食者来说,尝尝独特的斐济特色,比如山羊肉、河蚬(na kai)和鸭肉咖喱是必需的。斐济受到这种烹饪方式的影响日渐加深,以致很多斐济本土人家也将咖喱作为常见主食。

在村庄附近的路边摊位上,你也能找到富于创新精神的斐济本土人在迎合印度人追求辣味的心理。你也许可以看到芒果被切成4份,堆成一堆晒干,并被放在令人垂涎和陶醉的辛辣印度香料调制品中腌制。回家之前,不妨在超市或者免税店里尝试购买一瓶这种斐济风格的腌菜。

一些神圣的…

无数丰富多彩的寺庙、清真寺和家族圣祠提醒人们印度群体在斐济的繁荣兴旺。多数印度裔斐济人都是印度教徒、穆斯林或锡克教徒,仍然会举行祖先的古老仪式。

如果你没去过印度次大陆,可还想对这些东方宗教一窥究竟,往往可以从斐济开始。

印度教寺庙的建筑和仪式、穆斯林清真寺和锡克教谒师所神秘而令人印象深刻。不过深人探究,你会发现信徒们在修建时已经反映出印度的宗教差别及宗教内部的不同教派。

在斐济,必须一看的是近乎荧光色的印度南部风格的印度教萨布拉马尼亚湿婆神庙(Sri Siva Subramaniya Swami Hindu temple)。还有一座印度北部风格的寺庙位于兰巴萨附近,以一块让信徒们坚信以蛇的形式生长的巨石而闻名,而蛇对印度教徒来说是神圣的。斐济各地的主要锡克教寺庙遵循着印度传统,定期向所有参观者和信徒提供免费餐食。

虽然大型圣地没那么容易错过,不过还是要留心印度教家庭住房旁边竹竿上的红旗,它们是小型个人圣祠的标志,里面常常摆放着雕像、万寿菊花环和供品。

这种坚贞和虔诚不仅仅表现在对印度主要宗教的忠诚上,也说明在经历恐怖的契约之后,早期印度移民是如何恢复秩序和生活尊严的。强奸和暴力在种植园司空见惯宗教能帮助他们消除屈辱感,也促使各个群体根据印度教徒/穆斯林原则形成政治组织。不过宗教也在印度裔斐济人群内部引发冲突,有时也会因为在太平洋这一地区实现稳定和安全的未来而彼此妥协。

宗教组织也为契约劳工儿童建立了第一批学校,让他们追求甘蔗地之外的梦想。你会在很多地方看到印度教徒、穆斯林和锡克教徒学校的招牌。它们依旧在培养大量民族精英,很多人成为斐济的主要学者、商人、政治家和官员。

到处都有小印度

在世界上的很多大城市都有一些名为唐人街、小印度和拉丁区的聚居区,里面有移民生活的热闹缩影。在斐济,大多数主要中心感觉都像是小印度。很多商店和生意都是由印度裔斐济人经营的。

乘坐公共汽车进城,你会经过各种广告牌,比如诱人的购物胜地New Delhi Fashions,以及Tappoos、Khans和Motibhais(均为印度名字)提供的前景不错的买卖。巴城(Ba)、劳托卡、拉巴萨和莱武卡这样的城市停滞不前,依旧有旧式店面以及塞满印度家居用品、时装和食物必需品的通道。

一些生意是从上世纪契约时期的最后几年开始经营的。劳工合同结束后,少数印度农民成为店主。不过印度商业的真正激增是在来自古吉拉特邦(Gujarat)的印度人为迎合农村人的需求而开设商店期间。如今,斐济街道边的很多商店和诸如苏瓦这样的城市里的高档商场仍然是印度人所有。

进人一些小商店探险会很有趣。不过,如果你去过印度,而且喜欢与店主讨价还价,别指望在斐济还能感到同样的兴奋。那些人讨价还价不遗余力,有时都不合常理。政变期间,民族主义领袖就夸大印度人的吝啬和贪婪,利用人们的反印度情绪接管国家。

文化交流的交叉路口

在小城镇的公共汽车站可以大致看到变化中的印度-斐济生活方式。城乡结合地区的换乘点热闹非凡,你可以一瞥农场和偏僻居住区的生活方式。多年以前,印度裔斐济妇女,尤其是来自农村地区的妇女,在高温下也要穿着繁丽的莎丽服,玩杂耍一般带着购物袋和孩子。如今,你得运气好才能看见。

街道上,大多数人都穿着西式服装。不过,走近一些,你会注意到一些人依然穿着典型的印度服饰。很多已婚印度教妇女仍旧会用鲜红的朱砂在分发线处点红点。金首饰依然流行,不过比起过去已有所节制。在政变期间及之后,类似这种公开炫富的行为招致了不少非难。不过诸如婚礼这样的私人宴会感觉还是像印度电影里的场景,人们身着盛装,歌舞升平。

公共汽车站里有一种明显的印度设施,貌似低调的甜食车。这些带轮子的玻璃柜里装着大量非常甜的高热量美味,用小豆蔻、牛奶和香甜的糖浆做装饰。就像在印度一样,在这里,吃辣味餐食或小吃之后,不放纵自己印度裔斐济人的吃些甜食就是不完整的_>如果你喜好甜食,你可算得偿所愿了。一年里,大社会和文化经历多数印度裔斐济人都会从城镇各处的甜食车或甜食商店里买东西。实际与西印度群岛、苏上,只有在大型宗教节日期间,人们才会在家里一起制作甜食。

公共汽车站、街道和市场也是印度裔斐济人和斐济本土人之间友好而的印度契约,工自发交流的场所。没错,政治和民族紧张局面极少会波及这些公共场所。后代非常相似。逗留得时间够长的话,你会发现这也是文化交流的中立地区。印度人和斐他们有同样的传济人交谈可能就是用各自的语言开玩笑。印度裔斐济人从小贩那里昀买传,括食物、方统的斐济芋头,最后可能会用咖喱做。斐济本土人在附近的电影院排队,可能是为了观看最新的宝莱坞大片。

两种文化都是如此独特,值得注意的是,多年以来,印度人和斐济人相处得挺好。他们比邻而居,一同工作,上同样的学校,在体育和娱乐项目中彼此欣赏。不过,就通婚而言,还是需要相当长的历程,这大多与不同的教育、文化和社会侧重点相关。不过,变化也在缓慢进行中,就如同发生在过去的演变一样。

在一个多世纪以前,早期来到斐济的印度移民几乎立即放弃了很多印度社会和文化中的僵化部分。如今,他们让自己成为世界上最慵懒和最友善的印度海外族群。询问印度裔斐济人是什么让他们与印度人如此不同_沉默很快会被热烈的对话替代,话语间谈论的多是奇闻轶事和对成为斐济人的自豪。

本文地址:http://www.7fiji.com/find/2619.html

分享是美丽的!

关于作者

斐济旅游专家招募,成为我们的签约作者!如果你热爱旅游并且乐于分享,善于用文字与图片表达内心的感受,我们诚邀您加入斐济旅游专家计划,以自由独立的视角,发表观点与见解。联系QQ(8726510),了解更多!

发表留言